当前位置:校园新闻->通讯特写

  • 叫你一声“先生” ——缅怀姜宗毅老师
  • 信息来源:朱安华  发布时间:2017-05-17 23:13  阅读次数:1176
  •                                              

    虽然,相遇时间不长
    阔气点说,三年
    可我还是想
    悄悄地叫你一声
    —— 先生


    虽然,和你几乎没有真正地私密交往
    甚至,也没有过一次共同的“游学
    不曾有过一张“合影
    可我还是要款款地叫你一声
    —— 先生


    虽然,没有坐进过你的讲堂
    形式上我们是“同事同行
    但我仍然发自内心地愿意叫你一声
    —— 先生


    虽然,课间走道上葱忽地碰面
    我会主动颔首:“姜教授早!
    你也会笑意盈盈地回我“朱老师好!
    客气的寒暄
    虽也会留下浅浅印象
    可今天,我几近迫切地想
    对着画框中静默的您
    深沉地叫一声
    —— 先生


    想象着你的慈祥
    你一定会笑问 ——



    为什么
    我们是同行
    你哪能叫我先生


    “三人行必有吾师
    何况你著述等身
    何况你身正为范
    你当然感动着我,叫一声
    —— 先生


    一声“先生,似有点迟
    也显沉重,因为
    真真正正认识您
    却是在你患病、离世以后
    是在如潮的泪水
    和海啸般的悼诗祷词里
    方才尝试着
    去触摸一颗干净的心灵


    了解了你一生的坎坷
    敬佩着你的坚韧
    知道了你遭遇的不公
    感动于你大气地笑对人生
    耳闻了雪片般
    你忠厚弘毅的平凡故事
    感叹着
    你廉济天下的禅心
    和矻矻经年中不变的
    重情好意的崇高人品
    于是,感动、敬佩
    由心而起
    于是,真诚的在你身后
    仰天,默诵 ——
    一路走好
    天堂,向西,向西
    姜先生


    于是,责无旁贷地扛起了
    你累的再也拿不起的教鞭
    走进103教室
    陪伴着你曾经的学员们
    继续延续“名著欣赏的话题


    于是,就在今天的课堂上
    再次感叹你 ——
    姜教授的一生
    真的不容易
    低垂的声音,惹起一片片唏嘘
    我明白,那唏嘘声中
    缀满对你的回忆


    于是,就在今天的课堂上
    我小心翼翼地道出
    你的夫人朱萌老师写给你的心语
    —— 哥哥,你怎么就舍得撇下我们娘俩走了哪
    —— 姜老师,感谢您像慈父一样疼爱了我37
    实在是没法把句子复读完整
    实在是悲酸已经把每个字都浸满泪滴
    泪水,是一个男人的软弱吗
    泪水,在课堂上显得不适宜
    不,没有
    不,不是
    透过泪眼,我看到
    讲台下,一扇扇心灵的窗口已被悲酸凄迷


    大家为你心疼呀
    姜老师


    写在你骨灰盒上的编码“60076”
    是你初入天堂新的身份证号
    我曾问从追悼会上回来的学员
    是专心挑选的吗
    回答说不是,是自然排序挨上了
    —— 这让我们稍感欣喜
    你说过,“6”,是你喜欢的幸运数字
    “76”,真巧
    巧?哪里
    它绝不简单的只是你的年岁的刻度
    我们宁愿把它和“8341”那个美丽传说
    等齐
    请相信
    那数字一定暗藏吉祥
    一定会护佑着
    天堂里的姜先生,您


    昨天的前天
    你还在柳絮飘飞的云龙公园的知春湖畔
    在103的教室里
    悲悯“莎士比亚
    笑谈“堂吉诃德
    舞台上的悲怆
    人间的欢喜
    简单的情节却被你渲染的跌宕起伏
    丰富的内容更是被你演化的回肠荡气
    学员对我说,你
    激情澎湃,神采飞扬
    哪里像垂垂暮暮所谓“古来稀
    那精神,那风度
    决不让花童少年的朝气


    却如今
    学员们都还坐在教室里
    盼你归来
    而你
    依然笑着
    却在画框里,不出来


    —— 走下来吧,姜老师
    走下来,回到爱你的人们中间
    和他们
    重谈辞赋,还讲格律
    黄山丽水再游学
    多赚美文,且绂“余晖

     



    —— 回来吧,姜老师
    老年大学的讲台怎能没有你


    你看到了吧
    成群结队爱你的老学员们
    不顾年事已高
    不顾夜车劳顿
    急切地奔到南京
    涌向你的身边
    只为了那份心疼
    只为了这份不舍
    只为了
    最后再细细地看你一眼
    把你刻在心里

     
    你看到了吧
    七十多岁的白发学员
    哭着跪在了你的灵前
    你钟爱的学员谢彭安送你“登堂
    又在家乡的路口为你寄送“盘缠


    你遽然走了,但

    感情的丝带没有嘎然扯断

    你走了三天了

    就在你曾走过的街头

    夜晚

    温暖的火苗

    映着两双泪眼

    这是只有两个人的特殊祭奠


    姜老师,你收到了吗
    你的学生程国桢夫妇
    亲手叠起,送给你的一串串
    煌煌纸钱,和
    倾注着你心血的《余晖》四卷


    英灵回眸呀,姜老师
    你回头看看吧
    璀璨的街灯中,有一盏
    异样的光亮,那是
    如豆的油灯,像虹霓
    对呀,那就是你的学生在给你
    “圆坟
    请你接受这最厚重的祭礼
    这份人间大爱
    这份师生至情
    感天地呀
    姜老师
    失去你,我们伤心
    但,你身后的这份哀荣



    有几人能够赚取
    这也给了爱你的人们以慰藉
    为你骄傲啊
    —— 先生


    虽然,不曾有过频密地走动
    但,对你的尊敬
    却在这一刻,如春草之疯长
    从课堂回来
    一路上,思绪就被一个话题锁定
    ——让我真诚地叫你一声:先生


    于是,进门
    顾不上吃饭,打开电脑
    在这个沉寂无声的午后
    庄严地感觉笼罩全身,写下——
    在你身后,我虔诚地叫一声——
    先生

                                      

    2017年512日,周五,中午12点至两点,初稿于四当书屋;

    5月13日,周六,凌晨00点51分,二稿。

    5月15日早晨,三稿。